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日本抹不去的丑恶伤疤


 发布时间:2020-09-19 11:10:34

我们从事的是国防科技研究。刚才这位记者提到的面向未来的战争,我觉得,这次主席在报告中提到聚焦实战,实战就是指未来的战争。我们觉得,聚焦实战是非常关键的,科研有很强的灵活性,有很强的方向性,可以自由选择,也可以聚焦。作为国防科技领域的科研和一般领域的科研确实有显著差别,一定要聚焦我

这种缺失也正是不少日本人至今不能真诚意识到侵略对他国造成巨大伤害的关键所在。“东京法庭是战胜国成立的,东京审判是战败国日本被动接受的,这是事实。但东京审判适用正当程序原则,检辩双方权利平等,有罪无罪皆以证据为准。法官依法裁决,可有不同观点和立场,而且庭审过程和证据等都被记录下来,放在全世界面前接受审视。如此设计和施行,绝不是什么‘政治审判’,而是要真实记录战争期间的暴行,面向未来,以最终取缔侵略战争,达到世界秩序长治久安的目的。

观点集纳向隆万(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濬之子)铭记70年前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东京审判不是胜者的审判,是文明的审判,是对人类文明的捍卫。审判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无罪推定,检方、辩方提出证据,法官从检方和辩方提取合理部分,在法庭上经过激烈的辩论等等。这场严格尊崇法理的审判,使审判结果更经得起历史的推敲,因此意义重大。现在我国的中小学教科书里缺少关于东京审判的内容,相关的资料和研究人员也屈指可数。我现在正在编写一本给中学生、大学生和社会大众看的普及东京审判的书——《没有硝烟的战场》,希望引起更多重视,普及相关知识。

这也是我的一份责任。高取由纪(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副教授)一场对被告公平的审判东京审判是一场对被告公平的审判,东京审判所实践的法律完全异于日本人的传统认知;相比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的检方冒着更高的风险尝试寻找战争的原因。只有等到日本政府和人民具备“直面问题”的智慧,以及理解过去的战争罪行并从中吸取教训的那一天,他们才会被亚洲邻居重新信任。朱文奇(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东京审判是对暴行的文明回应70年前的纽伦堡和东京审判,开创了现代国际刑法的实践。

当天,由上海交通大学主办,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和人文学院承办的“2016东京审判与世界和平国际学术论坛”举行。为期两天的讨论中,国内外学者从不同视角提出诸多新的观点,发掘东京审判的宝贵遗产。不容忘却的历史东京审判作为人类有史以来参与国家最多、规模最大、开庭时间最长、留下档案文献最为浩瀚的审判,涉及历史、法理、国际关系等方面复杂的争执。是“胜者的审判”,还是“文明的审判”?在日本,一直有批判和否定东京审判的声音,近年来更有愈演愈烈之势。

“大多数日本人还是会把参拜靖国神社当做心理的慰藉。”野中说,在日本人的宗教观中,不论做过多么邪恶的事情,人死之后会化身成神佛,“日本首相去参拜,是对这种化身的承认。”野中认为,教科书和新闻媒体中对历史真相的隐瞒,包括利用宗教达成政治目的,这些都体现了日本缺乏深刻反思战争的态度。“甚至大多数日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战争的加害者,他们保留更多的,是‘受害者’意识,比如广岛和长崎被投射原子弹后的惨痛爆炸、战争中食物的匮乏等。”他说,如果日本不消除这种错误的历史认知,就无法与中国进行更深刻的交流。“我们大多数日本国民并未意识到,其实不知情也是一种罪。”一次实地调查中,与“三光”政策幸存者对话之后,一名日本女研究生在笔记本上写道。(记者苑苏文 蒋芳)。

压马路 魏子铭 框景

上一篇: 中国、斯洛伐克建交六十周年招待会在北京举行

下一篇: 习近平同斯里兰卡总统会谈 斯举行盛大欢迎仪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