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敏独领最高科学技术奖 爱看京剧喜欢诸葛亮(图)


 发布时间:2021-01-23 06:37:44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这幅悬挂在于敏家中的对联是他毕生所求,也是其人生写照。于敏说,“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没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便足以自慰了。”1949年,于敏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是新中国首批北大毕业生。读书期间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甚至跨数学系考近世代数

”“无论是在研制原子弹、氢弹的年代还是现在,‘两弹一星’精神是我们走有中国特色的科研道路,发展高科技的精神支柱。”82岁的核武器工程专家胡思得院士说,当年可能需要住帐篷、住“干打垒”,现在科研工作环境、条件改善了很多,但仍然会面对一些全新挑战。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研究世界新军事变革和大国军事战略调整时,有人敏锐地注意到,世界大国特别是美国的军事战略调整,从“三位一体”的核霸权战略,调整为“核与非核”的新霸权战略,强化了国家导弹防御体系和基础设施等非核手段。

巨大的成功背后,是难以想象的艰辛——全国仅一台每秒万次的计算机,95%的时间算原子弹,5%留给氢弹设计。“百日会战”令人永难忘怀。1965年,于敏调入二机部第九研究院(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前身)。9月,他带领小分队赶往华东计算机研究所。“100多个日日夜夜,于敏先是埋头于堆积如山的计算机纸带,然后做密集的报告,率领大家发现了氢弹自持热核燃烧的关键,找到了突破氢弹的技术路径,形成了从原理、材料到构型完整的氢弹物理设计方案。

在那个自视为“亡国奴”的屈辱年代里,于敏看到的是岳飞《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里“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的国殇。兵火轰隆的日子里,于敏性喜安静,喜欢读唐诗宋词和历史演义。他崇拜诸葛亮运筹帷幄、决战千里之外的智慧,向往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倾慕岳飞和杨家将的精忠报国以及文天祥的威武不屈和凛然正气。他把为国纾困的希望寄托在这些人物身上。1941年,于敏进入天津木斋中学读高中,因成绩优异被推荐转学至耀华中学读高三。

热试验前,当于敏被同事们拉着到小山冈上看火球时,已是头冒冷汗,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由于操劳过度和心力交瘁,于敏在工作现场几至休克。直到1971年10月,考虑到于敏的贡献和身体状况,才特许已转移到西南山区备战的妻子孙玉芹回京照顾。一天深夜,于敏感到身体很难受,就喊醒了妻子。妻子见他气喘,赶紧扶他起来。不料于敏突然休克过去,经医生抢救方转危为安。由于连年都处在极度疲劳之中,1973年于敏在返回北京的列车上开始便血,回到北京后被立即送进医院检查。

1984年于敏与邓榢先(左)在核试验基地。资料图片1992年11月在中物院发展战略研究研讨会上(左起:王淦昌、彭桓武、朱光亚、于敏)。资料图片20世纪90年代初于敏与夫人孙玉芹。资料图片少年于敏有一个执着的信念:在那个内乱外侮的国土上,尽管自己不能像古代英雄人物那样驰骋沙场,但他相信,总会有诸葛亮、岳飞式的盖世英雄出现,能够荡寇平虏,重振河山。于敏怎么也想不到,半个世纪后,自己会成为这样的“盖世英雄”。男儿何不带吴钩1926年,于敏出生于天津,青少年时代历经军阀混战和抗日战争,在战乱中度过。

中亚地区 领管 报纸广告

上一篇: 中国参加G20框架下打击国际逃避税行动

下一篇: 北京市交通委:12月20日将新开调6条公交线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4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