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将于年末进入高铁时代


 发布时间:2020-09-19 13:53:18

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省目前分别建成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22个和19个、国控城市空气质量监测站点18个和11个。在一些重点区域,如三江源地区,相关部门构建了星-机-地生态综合立体监测与评估系统,建立了该区域时间序列最长、数据项最全的高质量数据库。生态环境监测网络的健全与数据质量的提高,促

青藏高原诸省区积极推进新能源多元化利用,以太阳能为主的新能源已广泛应用于取暖、做饭、照明、灌溉、通讯等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被动式太阳房是西藏太阳能利用较早的技术之一,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阿里、那曲、拉萨等地市推广应用。太阳房能基本满足冬季采暖要求,改善了生活环境,提高了生活质量。房屋节能环保程度已成为农牧民建房时的重要决策因素。截至2017年年底,以水能、太阳能、沼气为主的清洁能源已达到西藏自治区电力总装机容量的87%,推广太阳灶40多万台,太阳能热水器45万平方米,被动式太阳房约42万平方米,降低了农牧民对传统燃料的依赖。

青藏高原被誉为“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亚洲水塔”,是珍稀野生动物的天然栖息地和高原物种基因库,是中国乃至亚洲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是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地区之一。白皮书说,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对推动高原可持续发展、促进中国和全球生态环境保护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坚持生态保护第一,将保护好青藏高原生态作为关系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大事。目前,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制度逐步健全,生态保育成效明显,环境质量稳定良好,绿色产业稳步发展,科技支撑体系基本建立,生态文化逐渐形成,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示范作用正在显现。白皮书指出,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仍然面临诸多挑战。突出表现在:受全球变化影响,冰川退缩、冻土消融、灾害风险加大的威胁依然存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仍然突出。巩固和提升生态文明建设成果,任务依然艰巨。白皮书说,新时代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是“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要内容。中国人民有信心建设更加美丽的青藏高原,努力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2004年以后,青海湖的水位一直在回升,湖面面积一直在扩大。2004年,青海湖的湖面面积是4190平方公里,到2012年增加到4402平方公里。科学家对青海湖流域的跟踪研究已经超过十年,通过对水中化学元素的研究证明,青海湖水位的增加主要来源于降雨,青海湖区域的年降雨总量从300多毫米增加到近年的500多毫米。青海湖降水模式的改变就是最近几年比较集中的下雨,高于5个毫米和高于10个毫米的降水次数越来越多。中科院地球环境所教授金章东介绍,在青藏高原上,像青海湖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案,统计显示,近30年我国自然新增1平方公里以上湖泊60个,其中58个位于青藏高原以及甘肃、内蒙、新疆一带。

研究结果表明,稳定的植物群落生产力对于青藏高原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以往普遍认为群落稳定性主要与物种多样性、优势物种、群落组成物种生长的同步性等因素有关,但气候变化对植物群落稳定性的影响及其机制尚不清楚,原因之一是稳定性的研究需要长时间的定位观测。”贺金生说。贺金生表示,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通过长期的实验数据,揭示了气候变暖对高寒生态系统生产力稳定性的影响机制。这意味着青藏高原经历的快速气候变暖,可能威胁到了高寒草地的稳定性。(完)。

尼阿底遗址是在西藏首次发现具有确切地层和年代学依据的旧石器时代遗址。青藏高原风化剥蚀严重,人类活动的证据难以在地层堆积中完整地保存下来。高星介绍,以前在高原边缘的青海地区(海拔3000~3500米)发现过一批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的遗址,而在西藏只有地表采集的石制品,未能发现有地层依据、年代明确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以往也曾有些零星的报道,但因为地层和测年数据的不确定性而不被学术界认可。尼阿底遗址的考古发掘研究使用一系列现代科技分析手段,取得了连续的地层和可信的年代数据。

研究表明,青藏高原黑颈鹤、藏羚羊、普氏原羚、野牦牛、马鹿、滇金丝猴等的个体数量正在稳步增加。雅鲁藏布江中游河谷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以来,到此越冬的黑颈鹤逐年增加,约占全球黑颈鹤数量的80%。羌塘高原藏羚羊个体数量从2000年的6万多只,恢复到2016年的20万只以上。环境质量持续稳定向好,青藏高原将建设得更加美丽为保护脆弱生态环境,青藏高原各省区努力控制资源开发利用强度,在保持良好环境质量和生态文明建设较高公众满意度的同时,努力探索绿色发展途径。

《科学》杂志三位国际审稿专家认为:“尼阿底的发现圆满地解决了遗传学和考古学对人类最早涉足青藏高原时间的不同认知问题。”同时表示:“作为青藏高原乃至世界上最高和最早的考古遗址,尼阿底遗址极大地提升了我们对人类适应生存能力的了解。”他们还总结道:“文章所报道的材料是全新的、令人兴奋的,会引起《科学》期刊的读者和研究现代人起源、扩散与高海拔适应的科研人员极大的兴趣。此项成果会对了解人类在高原上生存的时间和动因产生重大影响。

青藏高原曾是“暖湿低地”亿万年前的高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此次科考古生态与古环境考察队试图解开这个谜。科学家们对青藏高原隆起时间分歧很大。有观点认为高原在距今5000万年前即已形成,但也有人判断迟至约700万年前高原才抬升至如今程度。此次古生态与古环境考察队利用花岗岩低温热年代学等多种先进研究手段,初步确定高原“脊柱”唐古拉山一线在距今5000万年前,便已隆升到今天的高度。只是,青藏高原不是铁板一块,内部存在六个构造带,“生长”速度并不同步。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研究启动 首轮江湖源科考取得多项成果今天(8月19日)下午,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暨“河湖源科考”在拉萨正式启动,这也是继今年6月在藏北展开“江湖源科考”后的又一重大科考行动,科考地主要集中在西藏的阿里地区。在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拉萨部,五支科考队、上百名科研人员整装待发,他们将在未来两个多月里,走进阿里地区,开展冰川与环境变化、湖泊河流与环境变化、流域水文气象等五个方面的综合考察。

情观 梁永江 张雪凤

上一篇: 国内飞机燃油附加费怎么算

下一篇: 财政部回应居民电费等目录外收费质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5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