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夫人发起扶贫义卖 筹300万善款捐云南贫困县


 发布时间:2021-03-07 19:06:56

这样的同步介入、深度介入,绝非一般重建单位所理解的添乱、掣肘,而是对灾区群众对公众的高度负责。只有这样,才可能使大笔宝贵资金流向最需要它的地方,才可能使公众爱心“可持续发展”并成为社会的主流价值。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国家审计署组织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跟踪审计,共节约重建资金和挽回损

对于不具备募捐资格的组织和个人而言,如果其确有开展募捐的需要,可引导其与有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依托网络募捐平台开展相关募捐活动。个人求助信息的真伪由网络募捐平台和慈善组织共同负责,所募得的资金也由该组织掌控,以防止个人对善款的侵吞、滥用。如果慈善组织出现滥用、挪用善款等现象,政府部门则会直接追究其责任。在平台规范方面,网络募捐平台应当履行查验募捐主体合法性、对有募捐需求但无募捐资格的组织和个人进行实名认证、公告和终止具有欺诈和违法情形的网络募捐活动、协助有关部门开展募捐管理等职责。《国务院关于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已作出相应规定,接下来民政部门等将会把这些规定进一步细化,以确保网络慈善的健康、有效。记者 潘 跃 胡雅婷 贺林平。

表面看,“劝募许可”可以减少“公益组织”被“污名”的可能性。深层看,“劝募许可”也是抑制“慈善垄断”,促进慈善公益透明的法宝。所以,在很多国家刚开始推行“劝募许可”时,主要反对意见大多来自已经“做大做强”的公益组织。一个守望相助的和谐社会离不开公益组织的努力,而公益组织的健康发展有赖于监管部门制定的政策走群众路线、接“地气”。越是遭遇“棘手”问题,越要勇敢地站出来阐述观点,接受意见,修订法律,只有这样公益事业才会健康发展。(才让多吉)。

“但是我愿意收10%。10%和4%之间省下来的钱可以壮大基金会的力量啊。”如何防止善款被挪用?除了担忧浪费,曹德旺还有一个担忧:善款到基层会不会被挪用?他的顾虑是有前车之鉴的,因为有些地方会挪用善款搞集中建设、或者因为农户在信用社有欠款而直接抵扣等。于是,他跟基金会签了一个严格的合同:如果误差率(不该得的人得了)超过1%,扶贫基金会要给他赔30倍。为了让项目运作透明,他还用了不少“手段”:成立独立监督委员会对项目执行进行监管,在项目中期还引进了媒体进行监督。

这些数据甫一公布,就在网上引发热议,而若要归并芜杂舆论反响的同类项,那就是“善款去哪了”的追问。这类追问,不乏现实意义:作为一场被认为“唤醒了中国公民精神”的巨大灾难,汶川地震激起了国人历史性的捐赠热潮,其善款也是社会向善力量汇流的能量呈现,它会否物尽其用,关乎灾区民众的获救济情况,也在公众知情权的射程之内。但应看到,上百亿捐款流向未公开,不等于这些善款被滥用或挪用。首先,媒体报道中的已公开款数,是根据几个官方信息公开渠道或机构报表等汇总而成,数字是否准确,仍待核证;其次,审计署曾多次开展对汶川地震捐赠款物管理使用情况的审计,如2010年第1号审计公告(也是第四次审计公告)显示,全国共筹集款物797.03亿,支出527.69亿元,结存269.34亿,没发现重大违纪违规问题;再者,灾后救助、重建是个长期过程,而非一次性地把钱发到灾民手中,在不少国家、地区,救灾善款都是得十年乃至更长时间花完。

因为善款被提走15%,这等于让善款缩了水,捐献者和受捐者之间难免产生疑问,令谁都难以愉快。退一步说,如果受捐者需要100元,那么捐献者就得另加15元给社工,才有可能让受捐者得到足够圆满的救助。否则,受捐者只能得到85元。这不是对捐献者和受捐者各宰一刀吗?尤其,施乐会的一线社工可以从善款中提成15%,内部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是不是提成比例会更高一些呢?这没法不让人怀疑。慈善机构能够筹集到善款,只能是那些确有捐献意愿的人的捐献,而这个意愿,一定不是靠社工们的说服教育、宣传发动才实现的,这一切跟社工们筹款积极与否没有多大关系。社工们因为提成刺激,而激发出筹款积极性,一定会将慈善宣传变成手机短信、电话、门把或车把上夹传单等形式或渠道的扰民之举。这同时又提高了慈善机构的运行成本。目前,中国慈善被诸多的事件搞得狼狈不堪,前景黯淡。慈善受到重创,其诚信危机是主因。如何走出这个阴影,必须问计于民,必须全面接受监督,一切公开透明运行。慈善让人民满意,才能健康发展,才能走得远。总之,无论如何,善款的主意,谁都不要打。(贾志勇)。

最后的结果则是社会公信力降低,谁都不敢捐款,真正遇有困难的人也得不到帮助。目前看来,应当尽快完善相关的政策、法规,从主体和平台两个角度,全面加强网络慈善监管,对网络慈善行为进行有效引导和规范。记者:个人如果想牵头做网络慈善,该怎么办?民政部有关负责人:在主体规范方面,从当前网络募捐的实践来看,具备公募资格的机构最易取得新浪、腾讯等网络平台的支持,也最易取得公众的信任,从而获得大量善款。对于这类组织而言,应当鼓励其网络募捐行为。

反观红会慈善资金的管理,更像是财务收支上的“两条线”模式,即收支分离,统收统付。慈善收入不问出处,慈善支出不分来源,是肉烂在锅里,理论上都用于了公益,但实际是支出无限大的“箩筐”,会给滥用善款留下空间。的确,单纯从财务管理的角度来看,统缴统付处理起来显得很简便,但是不把捐款明细与具体支出项目对应起来,被衰减的信息,其实就开始变相弱化了捐赠者的权益,甚至背离了捐赠者的意愿,也使得慈善捐赠使用缺少微观细节的制约,从而让捐赠者的善款,异化成了慈善机构可自由支配的钱,变得说不清道不明。

生物质能 灰壳 吴安波

上一篇: 浙江温岭一油罐车爆炸 已致61人受伤

下一篇: 山东潍坊举行“海卫—南渤湾”联合反恐演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3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