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基金风波折射慈善基金发展之困:受捐多 发钱拖


 发布时间:2021-03-07 16:59:01

但单纯的靠制定关于募捐箱的管理办法,而一些体制机制上的问题没有理顺的话,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应该回到法律层面。近些年来,我国红十字会系统负面新闻不断。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红十字会尚未真正摆脱传统的行政体制,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非政府组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红十

此外,对于善款的使用和发放还缺少明确的法律规范。从解决之道来看,关于慈善机构的去行政化问题,要从修改现行法律制度入手,把民政系统下属的福利机构以及国家成立专门的慈善组织,改造成为非政府组织,慈善组织不享有行政级别,慈善组织的负责人也不再比照公务员享受各种福利待遇。政府可以依照法律规定为慈善组织提供必要的财政经费,但财政经费的使用情况必须张榜公布。关于善款的管理问题,可以通过修改我国的公益事业捐赠法,增加有关捐赠善款管理的内容。杜 晓。

陈光标捐出7000元后,夫妇俩因嫌钱少拒收善款。一个是捐的钱太多,一个是捐的钱不够用,那么,善款究竟如何善用?中国慈善事业又该如何发展?小秋蓉事件表明,公众慈善和爱心并没有缩水。自郭美美事件之后,慈善机构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数据显示,中国慈善组织近3个月受捐额降了近九成。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街头劝募遭遇冷眼;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约百万元救助款“流失”。民政部证实,郭美美、“卢美美”事件之后,“社会捐赠总额没有大幅下降”,只是“慈善机构收的捐赠少了”,公众更愿意把钱直接给求助人。

面对个人求助,媒体应该怎样做问一:2月16日晚,《惜惜,爸爸一定能救你》的求助文章,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市民方浩3岁的女儿患上白血病,他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募集手术费用。让方浩吃惊的是,到次日中午募集的善款已达40余万元。慈善法草案并未禁止个人求助,方浩的行为是否属于慈善募捐?其募捐行为是否受慈善法保护?郑功成:很显然,方浩的行为属于个人求助,不是慈善募捐。两者的区别在于,个人求助是在有限的范围里解决个人问题,而慈善法草案规定的慈善募捐,是指慈善组织基于慈善宗旨募集财产的活动。

“我们是全国人大代表,帮助贫困群众义不容辞。”企业家魏志民代表首先举手示意:“我捐200万元”。话音未落,另一代表也举起了手:“我们也捐200万元”。代表们热情高涨,捐赠名单上迅速出现了一长串名字:范现国代表捐款200万元、并承诺连捐5年,魏少军代表捐款400万元,李长庚代表捐款200万元,王文忠代表捐款20万元……仅仅一个多小时,捐款金额便达到2260万元。除了资金支持,很多企业家代表还承诺为贫困群众提供产品、技术和其他服务。曹宝华代表承诺向贫困村捐赠清洁采暖炉,张淑芬代表愿意免费教授贫困群众砚台雕刻、包装等工艺技术,并承诺包销其生产的手工艺产品……在企业家代表的带动下,更多的代表慷慨解囊。赵勇、边发吉等代表也分别捐款2000元。代表们深有感触地说:只要人人都愿意献出爱心,贫困民众与全社会同步奔小康的目标就一定能够如期实现。(完)。

□对话从道德角度谴责记者:对于善款发霉的报道,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已经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对四川省成都市红十字会募捐箱管理不善的调查结果。中国红十字会组织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姚立新对此表示,“截至目前,中国红十字会系统没有出现过对通过募捐箱募集来的善款使用不当的问题,但成都市红十字会在此事上存在疏于管理的问题”。应该如何看待红十字总会对于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乔新生: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规定,红十字会有权处分其接受的救助物资,在处分捐赠款物时,应当尊重捐赠者的意愿。

东西霉变一般有两个条件:自身细菌滋生,环境阴暗潮湿。善款长毛也是这样。管理混乱、责任缺失,致使募捐箱成了被遗忘的角落,而长期信息不公开、运作不透明,内部问题就会愈演愈烈。善款怎么收、怎么用,募捐箱怎么设置、怎么管理,都成了糊涂账。募捐箱里的善款长毛固然触目惊心,但更值得关注的,是慈善机构在运行管理上的“暗箱”。媒体报道揭开了盖子,长毛善款背后还有哪些问题?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表示,立即组织调查,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排查,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许英哲 武连镇 琥胺

上一篇: 公安部A级通缉令嫌犯田正锋自首 涉案560余万元

下一篇: 特写:英国小伙朗诵习近平《念奴娇·追思焦裕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