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捐款公示”写进《慈善法》是尊重更是道义


 发布时间:2021-02-26 06:45:04

面对个人求助,媒体应该怎样做问一:2月16日晚,《惜惜,爸爸一定能救你》的求助文章,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市民方浩3岁的女儿患上白血病,他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募集手术费用。让方浩吃惊的是,到次日中午募集的善款已达40余万元。慈善法草案并未禁止个人求助,方浩的行为是否属于慈善募捐?其

这样的规定,对慈善公益组织透明化、建立社会公信力都会有极大的促进。对于名人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潜在影响社会公众基本判断,帮助一些慈善组织劝募,造成一些公益组织“日进斗金”,一些公益组织“颗粒无收”的不公平问题,一些地区的“劝募许可”制度还特别做出了“一事一募一账号”的规定。“一事一募一账号”,即公益组织只能就一个具体的项目申请一次劝募,每次劝募必须单独在银行开设一个账号,劝募时间结束或者达到劝募金额,该账号就由金融机构自动关闭,不能再接收善款,以防止公益组织之间的资源分配不公,有利于新生慈善公益组织的成长与发展。

按照慈善法草案的规定,非慈善组织进行募捐,必须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进行合作。相比之下,捐赠的主体是多元的,可以是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慈善法草案只允许依法设立的慈善组织开展募捐,主要是为了规范慈善募捐与慈善行为的秩序,同时也便于监管。慈善法草案对慈善组织的监管,强调把好五个关口:一是登记关,设立慈善组织需要向县级以上政府民政部门申请,准予登记的需要向社会公告;二是公募关,慈善组织需要依法定程序才能取得公募资格,并接受监督;三是信息公开关,慈善组织应当依法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信息公开应当真实、完整、及时;四是运行监督关,由县级以上政府民政部门依法履职监管职责,可以现场检查,也可以抽查;五是法律责任关,违法开展慈善活动,逾期不改正的,限期停止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登记证书,违法所得由民政部门收缴,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进行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面对难以负担的高额医疗费,李芳芳一家向社会和媒体发出求救。经媒体报道,小静获得了大量社会爱心捐助,可孩子的父亲却私吞数万元捐款拒绝给患癌女儿治病。善款该是专款专用的,不能偏离爱的轨道。如果善款被挪用,必将损害到爱心。如果“剩余善款”没有一个让公众能够接受的“用途”,如被擅自用作生活费用,甚至被个别人“私吞”,从本质而言,会伤及到慈善。这首先需要法律的规范。我国目前的《公益事业捐赠法》,只对接受捐赠的行为予以规范,但对其前提性行为——公开劝募行为没有规范,尤其是针对非公益性的募捐应该由什么机构管理,怎样处置,还没有专门的募捐法对其规定,出现法律空白。

相比之下,壹基金的企业家理事团队虽然是“星光熠熠”,但其本身作为公募基金会注册成立至今仅3年,纯民间背景,规模也不大,但其芦山赈灾项目需要妥善配置的善款金额,超过妇基会、青基会和上海慈基会三家的总和。早在芦山地震后一个月,壹基金秘书长杨鹏曾经接受记者专访。当时,他坦承,伴随着巨额捐款而来的,是巨大的压力——壹基金彼时只是一个全职员工只有38人的小组织,要把几亿元的捐款花好不易。“我们对公众承诺一点,就是我们比较诚信。

玉树强震,来自全国各地的捐款连日来源源不断地涌向各个募集机构和慈善组织。中央政府与很多地方政府的救助基金,也在迅速到位。这再次诠释了不抛弃、不放弃,戮力同心、共济时艰的精神。在众志成城共抗震灾之时,人们除了关注灾情之外,更关注善款的使用。如果不能守住善款底线,必然深深灼伤来之不易的大爱氛围。长期以来,公众对社会捐款总有一丝隐忧,担心募集组织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规范。这也是很多人宁愿耗神费力跑到灾区,甚至亲自把现金分发到灾区群众手中的原因。

制图:李姿阅一问 做网络慈善需要啥素质具备募捐资格、网络支付畅通安全记者:互联网慈善近来风起云涌,很多基金会和电商都在做,有什么门槛吗?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网络慈善是新事物,基金会、电商的参与和探索值得称赞。在慈善法还没有通过的情形下,捐赠活动的管理目前在各地呈现出多样性的特征。从原则上说,只有具备募捐资格的机构尤其是基金会才可以发起募捐,这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但是,一些基金会与网络合作发起募捐,这样的做法,还要看一段时间才好明确界线。

问六:近年来,公众对公开善款使用情况的呼声越发强烈。慈善法草案规定了哪些公开义务?设定了哪些法律责任?郑功成:慈善法草案对公众呼吁作出了积极回应,设专章规定“信息公开”。总体的取向是,必须强化慈善组织与慈善行为的透明度,这是慈善事业赢得公信力的主要途径。但是,也不能将透明度理解为“裸体”呈现,有几种情形需要注意,不能突破底线。首先,要把握信息公开的原则,法律规定必须公开的一定要公开。比如,登记事项、备案事项、是否具有公募资格、募捐方案、慈善服务或项目信息,以及年度报告等内容。

昨天上午,身穿传统中式服装的王毅夫妇带头走向义卖展台。两人最先来到离舞台不远的沙特驻华使馆展位,看到钱韦对一个手工小勺感兴趣,沙特使馆工作人员意欲免费赠送,外长夫妇连声说“NO”,按标签价格15元买下了勺子。两人还特意来到金平县和麻栗坡县的展位,在一幅名为“希望”的画作前合影留念。钱韦掏出钱包,买下村民亲手制作的手工艺包及当地特产咖啡。上午10点,义卖正式向市民开放,朝鲜泡菜、缅甸玉器、法国葡萄酒、印尼巴迪衫、新西兰冰激凌,每个展台前都围满了前来购物的市民。

但细分析,造成这种局面有两个深层原因: 一方面,国内大部分捐赠者属于冲动性捐赠,青睐一次性立竿见影的效果,鲜有对社会问题细水长流的关注。历时一年,见壹基金手里还把持着近90%善款未动,自然心里嘀咕;另一方面,国内没有“劝募许可”的立法,灾难来临的时候,往往也是公益组织大规模“筹款”的时候。特别是在“郭美美寒流”之后,像壹基金这样有众多社会知名人士参与的慈善公益机构,容易获得社会公众无保留的信任。虽然,壹基金当初并无具体的芦山地震灾后重建的救助计划,但善款依然如潮水般涌来。

虹桥镇 发券 收麦

上一篇: 中国渔民在南沙群岛能捕鱼吗

下一篇: “十一”铁路客流呈井喷 创单日旅客发送量新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