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在中国共募捐到到少善款


 发布时间:2021-03-03 00:45:39

随着80后和90后这些互联网一代逐渐成为捐赠主体,我相信网络捐赠会成为未来中国的捐赠主流,慈善行业的竞争和优胜劣汰不可避免。记者:对网络慈善应该持怎样的态度?徐永光:我们需要以极大的热情来欢迎互联网给中国慈善带来的机遇,以宽容、善良之心静观其发展变化;相信群众,他们有自己的行为准

《中国基金会透明度发展研究报告》蓝皮书显示,目前基金会全行业的透明度仍偏低,行业平均得分55.58分,仅占总分129.4的43%。这几年,很多爱心人士绕开慈善组织,自己不远千里去灾区定向捐赠,用自己看得见、摸得着的放心形式去帮助灾民,足以说明很多问题。基金会透明度整体不合格,善款账目不清,去向不明,显然是慈善捐赠总额下降的关键因素,无法回避的现实尴尬是,大多数慈善组织都面临公众对其透明度、执行力、工作效率的质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5年前的汶川地震,100多位艺术家捐出作品义拍,筹款8472万元,捐给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其中知名当代画家方力钧的作品,当时募得397.6万元,但是他一直不知道这些善款用到了哪里。4月25日,方力钧在微博公开质疑称,善款不知所终,之后,多位曾捐出作品的艺术家也都对此提出了质疑。昨天晚上中国红十字总会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正式回应,艺术家追问8千万善款去向事件。4月25日,艺术家方力钧在自己的微博中称,2008年汶川地震100多名艺术家义拍八千多万元,定向捐给青城山市,所有工作都公开进行,其中第一笔划拨500万元,用途为建设保利当代艺术学校,但是5年过去了学校并没有建起来,艺术家们也从没得到任何一张有关善款使用的任何说明。

因此,有必要在明确红十字会权利的基础上,强化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记者:根据红十字会总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的内容,红十字会总会将统一制定《中国红十字会募捐箱管理办法》,就红十字募捐箱的设置条件、审批程序、管理模式、取款流程、善款使用、公开透明以及社会监督等方面内容进行规范。各地红十字会可根据总会的管理办法,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应实施细则。您认为,应该如何强化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乔新生:募捐箱应该如何做,该不该由商业机构来做,究竟由谁来管理,这些确实都是目前存在的问题。

这些数据甫一公布,就在网上引发热议,而若要归并芜杂舆论反响的同类项,那就是“善款去哪了”的追问。这类追问,不乏现实意义:作为一场被认为“唤醒了中国公民精神”的巨大灾难,汶川地震激起了国人历史性的捐赠热潮,其善款也是社会向善力量汇流的能量呈现,它会否物尽其用,关乎灾区民众的获救济情况,也在公众知情权的射程之内。但应看到,上百亿捐款流向未公开,不等于这些善款被滥用或挪用。首先,媒体报道中的已公开款数,是根据几个官方信息公开渠道或机构报表等汇总而成,数字是否准确,仍待核证;其次,审计署曾多次开展对汶川地震捐赠款物管理使用情况的审计,如2010年第1号审计公告(也是第四次审计公告)显示,全国共筹集款物797.03亿,支出527.69亿元,结存269.34亿,没发现重大违纪违规问题;再者,灾后救助、重建是个长期过程,而非一次性地把钱发到灾民手中,在不少国家、地区,救灾善款都是得十年乃至更长时间花完。

“贪污3亿善款”事件发酵至今,大部分议论都集中在,3.45亿元善款为什么花不出去?对此,壹基金的解释是,因为要考察、调研和设计项目,这些都需要时间,限定性捐赠就是不该花钱太快。但质疑方认为,这是不愿意花出去,是想做投资、吃利息。简而言之,彼此争论的核心就是壹基金说我要这么干,而质疑方说你为什么不那么干,而解决这些纷争,最好的办法显然是“劝募许可”。“劝募许可”在公益组织发起劝募前就已经解决了“干什么”和“怎么干”的问题。

官办 兆欧表 穴位

上一篇: 最高法公布30家事案例 夫妻离婚“彩礼”一般不退

下一篇: 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研究生补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0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