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部官员:地震善款各环节都采取了监管措施


 发布时间:2021-03-07 13:07:08

●慈善事业的发展没有捷径可言,绕不开“公开透明”之道。只有让慈善机构走到阳光下,做到善款善用,才能不辜负公众的善念善举近日,有两则慈善救助的消息引人关注:广州的小秋蓉被“毒父”用滚水烫伤,她的悲惨遭遇牵动着许多热心人士的心,引发爱心大爆棚。善款源源不断地被送到医院账号和家属手中。

与爱心一样,慈善也是一种发自内心、力所能及的自愿行为,不是强人所难的要求和被动之举。真正的“慈善城市”并不是看它拥有多少慈善组织和慈善大使,也不是看善款募集到的数目多少,而是取决于一地慈善文化的培育和发展状况,以及市民对慈善的认识和参与程度。与打造花园城市的路径毕竟不同,一个慈善城市断不是一个“红头文件”能打造出来的。有人认为,荥阳市打造“慈善城市”最大的可能性是打造出一块“政绩招牌”。上来就把人家的“好意”一棍子打死,或许有点不厚道,但是,用政令手段强迫慈善的做法,也实在不着边际,招致人们的逆反心理也就不足为奇了。我更担心的是其结果,会不会反而不利于构建社会常态的扶弱济贫的慈善体系?不利于慈善事业的长远健康发展?一句话,“揠苗助长”的事还是少些为好。(黄哲雯)。

社会捐赠100元,受益者能拿到100元吗?全额送达,这是理想状态。现实中,社会善款到达需要援助者的手中,需要慈善组织做大量的工作,项目运作与管理都需要成本。因而,法律规定,管理费用可从善款中提取,但比例不得超过10%。日前,有位叫曹德旺的著名捐赠者提出了一个更苛刻的比例:3%。一场争论随即展开……3%的上限苛刻了吗?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拿出2亿元到西南五省区市扶贫。他与作为项目执行方的中国扶贫基金会立了一个规矩:管理费用只能提取3%。

“长沙县财政统发工资的干部、教师等人员,共有9700多人。如按照每人400元摊派,则能筹得400万元以上。去年筹得的324万元,其中有县级干部捐款800至1000元,一些科局负责人捐款600元以上,这说明还有很多劝募对象没有捐。”长沙县民政局负责人介绍。“天天慈善”究竟为谁筹款在长沙县慈善会,负责社会救助的工作人员石莎对记者出示了“慈善一元捐”善款投向的报表、核查表和审计材料等。查阅大量文件档案和电脑台账,记者发现长沙县“慈善一元捐”善款用于扶贫帮困政策资金的缺口。

如今,红基会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宣布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无疑是完善自身的一种新尝试,而红基会的新尝试还包括吸收国外经验,在适当的时候,委托第三方对公益项目进行效果评估,进一步完善制度。6月2号,就在红基会宣布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的同一天,民政部发布消息称,今年各省慈善组织和政府部门将合作建立儿童大病救助基金,除了自行募集资金外,慈善组织还将获得政府专项财政资金支持,相当于政府购买服务,也可更好地帮助慈善机构缓解资金压力。

昨天上午,身穿传统中式服装的王毅夫妇带头走向义卖展台。两人最先来到离舞台不远的沙特驻华使馆展位,看到钱韦对一个手工小勺感兴趣,沙特使馆工作人员意欲免费赠送,外长夫妇连声说“NO”,按标签价格15元买下了勺子。两人还特意来到金平县和麻栗坡县的展位,在一幅名为“希望”的画作前合影留念。钱韦掏出钱包,买下村民亲手制作的手工艺包及当地特产咖啡。上午10点,义卖正式向市民开放,朝鲜泡菜、缅甸玉器、法国葡萄酒、印尼巴迪衫、新西兰冰激凌,每个展台前都围满了前来购物的市民。

否则,即有违慈善之本旨,容易沾上被动慈善、虚伪慈善之名。遗憾的是,荥阳市的做法明显带有强迫色彩。比如在某大酒店设立“慈善餐桌”,要求该饭店最低捐出餐费的10%作为善款。按理说,捐不捐款,做不做慈善,本应由饭店经营者自己来决定,一旦动用了行政手段,无疑就是在做强制性要求,跟之前一些地方的捐款摊派如出一辙。记得去年山东威海市曾发起过“慈善月”活动,对各个单位甚至个人进行捐款摊派,虽说取得了10天募集到10个亿的“辉煌成绩”,创下了“历史纪录”,但之所以受到公众的诟病,盖因这样做已然构成了一定程度的行政索捐,是在逼人献爱心,亵渎了慈善的精神内涵和美好寓意。

穴位 严书琴 四教

上一篇: 强冷空气入侵新疆北部将带来降水及大风

下一篇: 几吨重玻璃 国内是如何运输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