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委密集研讨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一揽子新政正酝酿


 发布时间:2021-01-27 11:18:28

根据原标准,长沙市城区及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月最低工资标准为665元/月,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7.5元/小时;四县(市)月最低工资标准为560元/月,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7元/小时。暂缓调整企业最低工资标准,其主要目的就是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发布的《湖南省

七、9省份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与职工待遇直接挂钩2016年,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山东、海南、重庆等9个地区已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10.7%。全国月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上海的219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北京的21元。最低工资是劳动者的最低保障水平,不是实际工资水平,也不是企业工资指导线和劳动力市场工资指导价。值得注意的是,职工医疗期间待遇、试用期待遇、死亡后的赡养标准以及部分省份的失业保险基数等均与最低工资标准直接挂钩。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确定和调整月最低工资标准,应参考当地就业者及其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职工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职工平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就业状况等因素。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如何动态调整,相关部门还在研究中。不过我们可以从历年来的最低工资标准看出一些端倪:1994年,浙江推出了最低工资标准制度,为全省职工的薪酬划出了一条底线,18年间,这条底线总计调整13次。

年初以来,继江苏、上海、天津、广东、福建、山西等省市陆续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后,近日,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透露,年内还将有20个省份计划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此举在社会各界引起热烈反响。顾名思义,最低工资标准是劳动者在法定劳动时间内从事正常劳动所得到的薪酬底线,是满足普通劳动者基本生活的“保险绳”。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关注提高劳动收入问题。今年初,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胡总书记专门强调,要加大国民收入分配调整力度,增加城乡劳动者劳动报酬,增强居民特别是低收入群众的消费能力,切实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

全国总工会已经建议逐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使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能够达到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40%至60%的水平。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经济增长和物价水平以及历史上的欠账,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曾经一度暂缓调整最低工资,最近几年各省调整最低工资较为频繁且幅度也比较大“未来我们的劳动力成本还会进一步上涨,这是必然的。我们历史上欠账较多,所以这些年稍微涨得多一些、快一些,其中有还账的因素。

中新网12月13日电 据人社部网站消息,截止2016年12月,全国各地区月最低工资第一档中上海最高,为2190元,青海最低,1270元;小时最低工资第一档中北京最高,为21元,海南最低,为12.6元。全国各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情况,第一档,上海最高,为2190元。深圳(2030元)与天津(1950元)分列第二、三位。第一档小时最低工资标准,北京最高,为21元。天津(19.5元)与上海(19元)分列第二、三位。

另外,解决农民工就业问题和最低工资标准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企业和劳动者的关系不只是“你干活我给钱”,劳动者其实还是一个投资人,是用自己的劳动力来投入的,所以保护好、调动好劳动者积极性是非常重要的。最低工资标准在这个困难的阶段尤其重要,对普通员工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这是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企业连最低工资都扛不住了,就应进入破产程序,员工进入失业保险,我们还有社会保障这道关口。文汇报:那么工资是否能完全交给市场来调节?郭军: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在市场经济情况下,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是个不争的事实,如果没有任何限制的话,就一定会出现“黑砖窑”。

据了解,辽宁省是从1994年开始建立最低工资标准制度的,此次调整是第八次调整。按国家相关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并向社会发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省人社厅表示,此次调整全省最低工资标准是根据《最低工资规定》(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第21号令)和《辽宁省最低工资规定》(辽宁省人民政府第177号令),并综合考虑全省城镇居民生活费用支出、职工平均工资、失业率、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经省政府同意,才对全省最低工资标准进行调整的。

全国总工会昨天通报“各省份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情况”,北京已基本完成“十二五”规划目标。今年调整后北京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为1720元,此前规划目标是1769元。全国总工会通报说,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和国务院《关于深化收入分配改革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今年是全面完成“十二五”的收官之年,截至目前,目标进展有喜有忧。2015年已有7省份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天津调整后为1850元,年均增幅16%,高于1695元的“十二五”规划,完成目标。

可以说,目前全国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依然是停留在保障劳动者基础生活需求这个标准线上的,与劳动者的期望,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需要还是相差甚远的。因此,很有必要在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时,尽快跳出“最低保障”的思维,加大调整幅度,向提高劳动者收入水平的总目标靠近。大幅提高劳动者收入是国家发展的需要,是收入分配改革的必须。国家总体发展政策、目的和原则是以民为本、还富于民、藏富于民,而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保证收入特别是劳动收入无疑是收入分配改革的第一步,是实现这一国家目标的根本,是加大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比例,解决收入分配失衡问题的必须。

碧卡维 教学研究 万里拉

上一篇: 浙江划定八条红线 严防官商勾结

下一篇: 中国儿童专用药稀缺 用药“成人化”引关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起早今日网 版权所有 0.56684